小可

学生狗的日常
传说之下大法好₍₍ ง(*Ӧ)ว ⁾⁾
渣绘勿喷

【生贺】

啊~先祝唐尼生日快乐啊~
从美队三入坑到现在,时间真的不长,却一直喜欢着这个扮演着托尼的男人
喜欢他的性格
喜欢他的演技
喜欢…
好多好多!
也许我不算是个真真正正的好迷妹,没看过唐尼的所有电影…
但是,今后,我会一直一直喜欢着你的!不光是我,还有千千万万个小迷妹呢(捂嘴笑)
好啦!男神,生日快乐!比心❤

【冬叉】丈量世界 AU

番外
夜色迷离

巴恩斯拖着朗姆洛向木屋走去

累…

这是巴恩斯内心唯一的想法了

背上的人并不老实

还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真想就把他扔在这儿

巴恩斯恨恨地想,又拉了拉身上的人

夜风很凉

心却暖暖的

很奇怪…不是吗…

朗姆洛又在嘟囔了…

巴恩斯…

你说…我们回去后…呃…会不会出名啊…

伟大的朗姆洛和巴恩斯先生…

哦…或是其他的什么…

身上的人已经神智不清开始傻笑了…

巴恩斯叹了口气

终于到了木屋门口

会的,我保证。

巴恩斯看着睡着的人轻声说道

好久没有更了诶…
┏( .-.  ) ┓忧伤

【冬叉】丈量世界 AU


六、洞穴
在上岸后,巴恩斯和朗姆洛进行了一段短暂的休整,这座城市刚刚经过了一场地震,在晚上,人们时不时还会从梦中被余震惊醒。巴恩斯观察在这段特殊时期一切没有腿的和不会因为害怕而躲开他的东西,而朗姆洛就去打听些有研究价值的地方。

有时,他们在殖民地总督府用餐,常常有女人来拜访,巴恩斯对她们头发上的虱子表示出浓厚的兴趣,而朗姆洛只是在遗憾他不能和其中一个来上一发。

巴恩斯很确定这座城市将被另一场大型的地震所侵袭,朗姆洛表示他内心毫无波动。

巴恩斯和朗姆洛去了当地贩卖人口的地方,巴恩斯买了三个男奴,并放了他们自由。朗姆洛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而巴恩斯也没有多加解释。他们在人群的嘲笑中离开了,只不过不时回下头,可惜,三人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夜里,地震又一次袭击了城市,那三人也不见了踪影。巴恩斯和朗姆洛也没有再参与此类的活动了。

在传教区中,生活着很多接受洗礼的印第安人,不过印第安人常赤裸着身体,这让巴恩斯有些不适,他和朗姆洛说了这个感受后,朗姆洛却是一副憋笑的样子,这让巴恩斯有些不好意思。

在离传教区不远的地方,有些只有鸟儿栖息的洞穴,传说中的死人的地盘,那些印第安人一开始拒绝给这两个异乡人带路,在朗姆洛的再三请求下才勉强答应给他们带路。

眼前的洞口长九十英尺,宽六十英尺,光线能照到很里头,大约走一百多英尺,山洞里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这时他们才不得不将火把点燃,常年生活在黑暗的鸟儿受了惊,发出嘶哑的尖厉嘶吼,印第安人受到了惊吓,和朗姆洛大声说到他们该回去了。

巴恩斯在一旁的岩壁上收集着石料和各式各样的新奇植物。很明显,他还要继续向前。朗姆洛尽力让僧人完成他们的行程,可惜,没有成功…

所以,我们自己进去?巴恩斯挑眉问道。

是的…他们的信仰不允许他们在向前了。朗姆洛耸了耸肩。

这一切只是因为人们知道的太少,所以才会惧怕自然。巴恩斯不咸不淡地说到。

好好好,对对对。朗姆洛看着走远的僧人回答。

再往深走,两人面前出现了两个洞口,朗姆洛皱了皱眉,问巴恩斯走那边。

左边。

为什么?

那就…走右边。

诶诶,不是说走左边吗?!

那就左边。

为什么呢?

愚蠢的问题!巴恩斯想着,快步走进了左边的洞穴,朗姆洛紧跟在他身后。

在洞穴深处,巴恩斯发现了不少新的植物,整个自然科学界都会为他的发展而沸腾的,他想。当他转头去看朗姆洛的时候,他看见母亲的幻影。如此美丽,如此令人惊叹,她正对他微微笑着,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

朗姆洛回头时,发现巴恩斯已经昏倒在一旁的角落里,他毫不犹豫地抱起巴恩斯向洞口跑去…

母亲…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巴恩斯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很累了…

自己好像一片羽毛般的,无依无靠…

母亲在不远处微笑着,她依旧和过去一样美好…

朗姆洛放下身上的人,检查巴恩斯是否有什么外伤。

孩子…

妈妈…

朗姆洛在巴恩斯的腿上发现了两个小洞。他拿出当地医师送给他药。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能脱离现实呢?母亲在远处微笑着。

巴恩斯迈了第一步

朗姆洛将塞子用牙拔了出来,颤动着将药撒在伤口上。

千万要见效啊……

巴恩斯有些头疼,并隐隐约约听到些什么…

巴恩斯…

朗姆洛!

头疼的更严重了!

这倒底是哪儿?!

巴恩斯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在岩洞里,朗姆洛跪在自己身旁。仿佛祈祷这什么。

朗姆洛…

跪在一旁的人一惊,将他狠狠抱住。

SHIT,真的好疼…巴恩斯有气无力的想。

林子里静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阳光撒在岩洞里,照在两个人的身上。那一刻,巴恩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生而为人的美好。

最后,在巴恩斯的要求下,他们又进了一次山洞,将材料又收集了一遍,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走太远。

在他们与僧人会合后,朗姆洛才放下心,并快速地将背上的人送到当地的医院,不管巴恩斯这一次怎么挣扎,朗姆洛依旧坚定地走向医院。

朗姆洛坐在医院门前,思考着。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日常拖更(:з」∠)_

先亲大大一口

最近很喜欢忙疯了,一天终于抽出时间来了!

书在10号发过来的,高兴翻上天
(∗❛ั∀❛ั∗)✧*。

这篇文也是我从lofter一直追下来的,有实本就买了下来,谢谢大大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盾铁的世界,谢谢!

很喜欢!

再亲大大一口!

@孤光残影

*٩(๑´∀`๑)ง*大大继续加油哦!我会一直支持大大的!

(*Ü*)ノ☀

【冬叉】丈量世界 AU

五、血热病(下)
海上的日子依旧漫长的可怕,尤其还不时传来船员低低的嘶吼。

巴恩斯倒是不在乎这些,可是朗姆洛的病情是不能再耽误的了。毕竟,没有他人的帮助,要完成一些任务也麻烦起来了。这也是巴恩斯担心的一点,他可不想让他的人死于他乡…

朗姆洛依旧每天晕晕的,整天窝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他还会那样作对,巴恩斯想。

终于,在不久后,巴恩斯从海图上发现了一个上岸的好时机,既可以去治疗朗姆洛的病,也可以从陆路继续自己的冒险。

他跑到船长室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可是船长只是笑着反问他是否是个游泳健将,因为依据船长的经验来看他们是不会路过那里的。

巴恩斯也不出声,他想他所做的一切将被几天后一片大陆的出现而证实。

他从船长室出来,在甲板上慢慢踏步,望向远处的抛在海面上的余晖…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才转身回房。

朗姆洛依旧沉沉的睡着,好像自从他去了船长室后一动不动地在那里趴着,巴恩斯郁闷地坐在朗姆洛身旁,自言自语起来…

假如你还不好些,过几天我怎么把你弄下船啊…

你是怎么了…

你有本事再起来啊…

这么壮,还这么容易生病…

你知不知道你拖了多少研究…

巴恩斯正沉寂于自己的小世界,没发现朗姆洛在他刚坐下时就醒了,只不过一开始没睁开眼罢了…

一开始说的还挺正常,这怎么越说越怪我了?朗姆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巴恩斯轻轻的叨咕声,不时床上的朗姆洛翻个白眼。一切都那么平静美好,只可惜之后很长时间他们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时刻了…

巴恩斯站在桅杆上,朗姆洛在下面等着他。朗姆洛简单的跟船长说了两句便给巴恩斯赢取了这样的机会,反正朗姆洛是这么说的…

朗姆洛脸色还是很苍白,但总归好多了…海风拂过他的脸颊,朗姆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直到在桅杆上的巴恩斯叫起他的名字

朗姆洛!

嗯?

………

什么?

你看!

朗姆洛眯起眼睛,远处隐隐约约有一片陆地。巴恩斯麻利的从桅杆上爬了下来,走向了船长室,不一会儿,他们便又出来了,船长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巴恩斯在一边得意的说着什么。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和人交往…

看来要下船了…朗姆洛伸了个懒腰,回房准备去了。

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在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з」∠)_

桅杆:我认为这个应该是船长的专利,所以一个陌生人肯定是不好上去的…

不停的场景:这个也是为了以后产生个对比…

终于写到一些有关感情的戏了,开心!

喜欢就点个红心,留个言,不嫌麻烦的话点个小蓝爪吧!比心❤

那些小事系列(:з」∠)_ 1

那些小事系列(:з」∠)_

【斯哈】有关近视…
说真的,救世主还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影响到自己。

毕竟自己可是打败了没鼻子的(划掉)伏地魔。

被斯内普戳头的伟大的救世主想。

是的,亲爱的(…)斯内普教授没有死在伏地魔手下,而是苟且活了下来,这是教授的原话。

而不要脸的(划掉)救世主说为了报答斯内普教授,他会照顾教授出院的生活。

不管教授怎么挣扎,说他可以照顾好自己,众人一律无视了。

所以,破特傻宝宝和老蝙蝠同居djckwkskfsd

了…

也就发生了开头的事故。

这是破特第多少次不小心搞砸自己的魔药了?

要不是魔力还没恢复好,他早把破特变成一只鼻涕虫了!

小心,生气伤身体…破特又凑上来了…

斯内普撇了一眼眼前的人儿,皱了下眉头

你眼镜呢?

额…

战后丢了…

所以,你其实什么都看不清?

不不不,还没那么严重,只是不是碰掉着东西。波特干笑着。

特指魔药?

明显有一团黑气从斯内普身后冒出来了…

西弗勒斯,你,你别生气啊…诶,别…唔…
别…

之后发生什么,我就jdjwiqkdjieoowosj
小段子…
啥都吃的小透明

【冬叉】丈量世界 AU 5

五、血热病(上)
短暂的停靠后,船又开始了海上的航行,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

朗姆洛!

朗姆洛?

朗姆洛…

巴恩斯变得话唠了…

这其实不是什么好现象,他还在气头上呢,说真的要不是巴恩斯那小子拿他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他,他肯定能忍住不理他。朗姆洛翻了个白眼想。

真是可恶,帮完忙的朗姆洛看着一边悠闲的巴恩斯,心想自己倒了多大的霉才遇上他。

头疼…早知道就不吹风了…

朗姆洛一开始以为他头疼是因为巴恩斯的事,结果到了晚上他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船上爆发了血热病,大半的船员都病倒了。船上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伤员的哀嚎时不时从甲板上传来。

船上并没有奎宁,那是新东西,在海上依旧是老法子最有效。于是大批的船员开始了放血治疗。但是,一位来自巴塞罗那的船员因失血过多而死。另几名船员还出现了幻觉。不安与恐惧正笼罩在这片海域上…

朗姆洛晕乎乎地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喝着烫好的朗姆酒。头疼没有加重,这应该是个好事,朗姆想。

巴恩斯在桌旁进行着他日常的工作,只不过没有平日里那么认真。他不时偷偷瞄一眼身后的朗姆洛,发现并没有什么事便继续自己的工作。没有人说话,却让人格外的安心。直到不久后,巴恩斯再次回头时,朗姆洛已经倒在一旁睡着了…

手头的工作差不多了,巴恩斯也终于松了口气,正大光明地看着眼前的同伴,不禁又想起了那次争吵。

朗姆洛说他自己是个正常人…

可是,当我们遇到困难,不应该更加坚强的面对吗?不允许有任何软弱,要努力…

在朗姆洛面前似乎又变成了另一种说法,真是奇怪…巴恩斯嘀咕道。不久便靠着床边睡着了,海浪拍打着船身,发出一声声咆哮,房间里的两人却相互依靠着,入睡了…

不想码字…
这两章都有点短啊…
还有个下,也可能很短…
_(¦3」∠)_懒癌晚期
喜欢的话点个心,留个回复吧,说不定我一兴奋就打出来一两千字呢…
感谢各位读者大大了!

【冬叉】丈量世界 AU 4

四、特内里费岛
在漫长的航行后,船只终于到达了特内里费岛,朗姆洛迫不及待的下了船,巴恩斯在他身后不久也下了船。重回陆地总是好的。巴恩斯默默感叹道,再回头找他的旅伴时,却早就没了他的身影。巴恩斯只好从拥挤的人群中挤来挤去,来寻找同伴。
前面不远处有熟悉的身影,巴恩斯立马挤过去,准备问问朗姆洛怎么了。朗姆洛正嬉皮笑脸的和几个妓女调情,看到巴恩斯走过来,才微微收敛了些。巴恩斯挑了挑眉,正当想拉朗姆洛走时,一只手臂缠上了他,他全身一僵,四周的妓女也都笑了出来,朗姆洛也在一旁偷笑,直到被瞪了一眼才严肃起来。
“你就不能收敛收敛吗?”
“嘿,老兄,这是什么条件?”
“你想一想你的未婚妻。”
“我是个单身汉。”
“那…你读过康德吗?”
“法国人不读其他国家的东西”
“你是人,不是动物!”
“有时候也是。”
“朗姆洛!”
“嗯?”
“你就不能考虑考虑这次旅程吗?”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关心过?”朗姆洛的声音提高了些。“要不是为了这次旅程,我用的着把命搭上吗?”
“那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对待它吗?”
“亚历山大,我不是你,我只是个正常人。”
说完朗姆洛就转身离开了。
巴恩斯无措的站在街头,说真的,他宁愿遇到的是技术上的难题,也不愿面对眼前的难题。
夜晚总是降临的比预想的快,巴恩斯快步走在回港口的小路上,小时候的他,也曾这样,被哥哥抛弃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惊慌,他呼喊,他哭泣,却依旧没有人来救他。绝望的他只好按着他那模糊的记忆向家的方向摸索,走到自己失去了知觉。在几天后他才在家中醒来,家人在小镇的边缘找到了他。事后他大病一场,病好后像换了个人一样,坚强,勇敢,也不近人情。
真是…自己还像以前一样…巴恩斯靠在船上的围栏想。夜色愈浓就显的自身的渺小与脆弱,朗姆洛将最后一根烟熄灭,抬头望向夜空。直到脖子酸痛,他才低下头。
然后,转身离开。
港口安静的仿佛和上午到达时是两个世界,巴恩斯死死地盯着港口前的小路,眼睛带着血丝,他不想再失望了…
寒气一阵一阵的扑面而来,巴恩斯不禁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来是没希望了…
好吧,自己早就习惯了。
嗯…












嘿!船上那个,等等老子


(:3[」_]好困…我要睡了…
晚安,看到的亲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对话有一部分是原著
爱各位读者大大,比❤

简单的行程图(:з」∠)_
这是冬叉(划掉)洪堡和邦普兰的海上行程(:з」∠)_
有兴趣的小伙伴看一下吧!











额,我发这个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