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十、巧遇
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朗姆洛经历过后都觉得可能不会再发生了

日食之后,朗姆洛和巴恩斯踏上了他们的旅途,在旅途中,他们,准确的说是巴恩斯决定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登希莱山,因为当地人好像并没有登上过这座山的山峰。在登山的过程中,巴恩斯仪器中最昂贵的气压器摔了个粉碎,朗姆洛一边止着鼻血一边心疼那摔下去的几百英镑。倒是巴恩斯不是那么在意,继续专注于爬山。到了山顶,朗姆洛的鼻血竟然也止了下来,巴恩斯若有所思的看着散落的贝壳化石,心想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而且水是不可能涨这么高的。他想起之前旅途中看过的地形,感觉这也许是地壳运动所形成的。

在下山的路上,他们被一群野蜂追上了,朗姆洛直接趴到了地上,而巴恩斯却直直的站着,他们在山下时就被提醒遇见这些野蜂只要不动,他们就不会伤害你。朗姆洛在地上小声问道,现在可以动了吗?巴恩斯转了转眼球,微微动了动嘴唇回复,现在最好别动…不一会儿,野蜂化作一团乌云,乌压压的飞走了。
他们临走那天夜里,加拉加斯特地安排了一场露天音乐会,那天天气很好,音乐感染着整个剧场,朗姆洛眼中充满了泪水,那是他看过最美妙的一场音乐会了,另一个主角倒是没有什么性质,只是发现了同伴很喜欢音乐会,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带他去柏林的剧院去看看。法国人依旧在那里不停感叹,他这个德国人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

加拉加斯大部分都是平原,广阔而无垠,能让每一个诗人诗性大发,朗姆洛就是这样,可是在漫长的旅途中,无趣的原野磨平了这一切。身前只有荒野,身后也只有荒野,仿佛走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不过这迷宫是那大自然所构成的。在无限的平原上,时间渐渐的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一个又一个日夜,一次次的翻转着…
巴恩斯也沉迷于这种模糊的世界里,他们两人常常沉默不语,感受着世间的宁静,他已经忘了他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一栋房子,一棵树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终于远方出现了一栋孤零零的房子,这也许意味着城镇的临近,一位老人居住在这里,他们上前问路,老人沉默的指向了他们要前进的方向。

在离开老人家不远的地方,平原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池塘,朗姆洛兴奋的冲上前,准备下水清洗下身子,刚脱下衣服,一只脚进了水,就颤抖着将脚伸了出来。巴恩斯疑惑地看着朗姆洛,怎么了?水有问题?朗姆洛动作僵硬的将衣服穿上,咽了口口水,说到,水里有电…巴恩斯挑了挑眉,将手伸入水池…

最后,在朗姆洛看神经病的眼神下巴恩斯被电了一下,巴恩斯倒是不在意这一下,他想起他大学时他课下做的实验,电流对肌肉的刺激。所以他拉着哀嚎的朗姆洛又下了几次水,在电过不知多少次,巴恩斯结束了这一次实验,拉着朗姆洛上马继续他们的旅途。

之后朗姆洛再回忆这一次实验,他说这是他和巴恩斯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没有之一,这不仅仅是肉体的打击,更是精神上的打击!

在朝阳的光辉下,他们看见远处村庄的影子,朗姆洛突然将马停了下来,下马跑到了一个草丛里,巴恩斯不满的下马去找朗姆洛,发现朗姆洛在草堆里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巴恩斯被朗姆洛打发去拿水和食物,巴恩斯听见草丛中朗姆洛在低声说着什么,小姑娘的哭声隐隐约约从那里传来,巴恩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毕竟一路下来,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他将水和食物递给朗姆洛,朗姆洛用很轻的声音哄小姑娘喝水,小姑娘低头将水喝的一滴不剩,却拒绝了朗姆洛手上的食物,等朗姆洛想把身上的钱塞给她的时候,挣扎了一下跑远了。巴恩斯看着坐在地上的朗姆洛,张开干躁的嘴巴,说,也许是附近村庄的小女孩,跑出来…朗姆洛没有说话,起身拍拍身上的灰,看着小女孩远去的方向的没有说话,随后回头看了一眼巴恩斯,叹了口气,你是真的不懂吗?巴恩斯愣了一下,就看见朗姆洛上了马,准备继续向村庄前进,他撇了撇嘴,也跟上上了马。

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所以在十一打了些字( •̀∀•́ )
应该会保持一周一更的速度~
我又回来啦啦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