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二、固执的同伴
朗姆洛要疯了。他再一次的向他的同伴重复同一个问题——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西班牙吗?不能直接一路骑马过去吗?他的同伴并没有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埋头做着测量数据的实验。朗姆洛紧张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害怕一会不知从哪里又钻出几个村民,将他们当成什么异教徒。这是第几次了?朗姆洛看着眼前认真工作的男人,自从他们旅途一开始,他的同伴便开始了这种走几步就停下来去测量的习惯,搞的他快神经衰弱了。而且不时冒出的村民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要不是他身手好,他和巴恩斯没到西班牙就要被打成筛子了,朗姆洛郁闷的想。他还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真是…
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巴恩斯也完成了他的任务,朗姆洛庆幸着今天的顺利,没有任何意外的发生。心情也好了起来,边下山边哼着不知名的法国童谣,夕阳映衬着天空与大地,一切都沉寂下来。他那沉默的同伴却突然开了声——那样不行。看到一座山丘,却不知道它的高度,简直是对理性的侮辱,会让他寝食难安。如果无法确切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他,根本无法向前挪动一步。不管是多小的谜团,他都不能置之不理。(选自原文)朗姆洛想了好半天才想起巴恩斯回答的是自己问的问题,他快步追上巴恩斯,问道:有这个必要吗?巴恩斯撇了他一眼说,有。朗姆洛扁了扁嘴,心想这样的话还有多久才能到西班牙。
经过漫长的跋涉,马德里在一日清晨在远处渐渐漏出了边缘。巴恩斯开口道,数年来地理学家就一直将这里的地形弄错,这里更接近高原,而不是所谓的盆地。朗姆洛插嘴说,千万年前的岛屿?对,同伴干脆的回答。
马德里现由大臣掌握实权,这样给他们的旅途带来了一些不便,可是,机会就在手中,巴恩斯可不会让它白白流去。这段奔向马德里的旅途中,他常熬夜学习西班牙语。导致朗姆洛常在深夜醒来看到这一切都有些愧疚,自己的同伴在学习,而自己却在睡觉。所以每天早晨便为巴恩斯准备好一切。巴恩斯倒也没有抵触,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些。
终于,机会来了。他们得到了一次拜见大臣的机会。朗姆洛进入宫殿后便用德语小声地评论这一切,巴恩斯怒视他好久都无效后,也便不管他了,毕竟在这里除了他们两个没人听的懂德语。尽头就是坐在王座上的大臣,大臣臃肿肥胖,脸上紧张不安。朗姆洛悄悄对巴恩斯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巴恩斯皱着眉头回答他,别这么说。朗姆洛耸了耸肩,走近之后,大臣便一脸激动地问道春药的配方。
什么?巴恩斯第一次在朗姆洛眼前漏出的疑惑的表情,朗姆洛好奇的问他发生了什么。巴恩斯小声的告诉了朗姆洛刚才的对话,结果朗姆洛一边憋笑一边说,我刚刚说的没错吧。巴恩斯狠狠瞪了他一眼,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大臣明显有些不耐烦了,问他们在干什么,巴恩斯立刻回答大臣他正与同伴讨论药方,马上就告诉您。大臣便又会到王座上等待结果。朗姆洛小声对巴恩斯说,你觉得他拿那东西有什么作用。巴恩斯狠狠戳了他一下才让他闭上了嘴,朗姆洛小声地哼哼着,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巴恩斯思考着怎么才能蒙混过关,朗姆洛看巴恩斯也不出声了,便又开口问他怎么了。巴恩斯并没有再去瞪他,而是继续沉默,于是他又问,你是不是不知道春药的配方啊?巴恩斯点了点头,朗姆洛抽手去摸烟袋,又被抽了一下。朗姆洛叹了口气,对巴恩斯说,你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再说他又不能千辛万苦又去请个医生,所以编一个方子,能拖住他就行了,越久越好。巴恩斯犹豫了一下,问他,真的能成么?朗姆洛翻了个白眼,轻佻的朝同伴的耳朵吹了口气,说,反正结局都是死,谁知道运气好不好呢。巴恩斯一下就不吭声了,红着脸走向了大臣。朗姆洛坏笑着想,果真是个好办法。
巴恩斯看着眼前的两张通行令,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顺利出发了。朗姆洛在一旁吊儿郎当的调戏着路旁的小姑娘,被巴恩斯打了一下才收了手。所以说,你干嘛请个助手啊,一个人不是更方便行动吗?朗姆洛揉着拍疼的左手问道。不知道啊,巴恩斯随意地说,可能是个错误。那,现在改正不好吗?朗姆洛凑过来问,结果又被打了一下。不好,巴恩斯回答,这两张通行令太珍贵了,再说有什么多想的?朗姆洛看着那人留给他的背影,小声骂了一句,又立刻跟上了。
新人新作,(:з」∠)_可能会有许多不足,请多多见谅!此处夜猫子一只。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
ε=ε=ε=┏(°ロ°;)┛走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