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4

四、特内里费岛
在漫长的航行后,船只终于到达了特内里费岛,朗姆洛迫不及待的下了船,巴恩斯在他身后不久也下了船。重回陆地总是好的。巴恩斯默默感叹道,再回头找他的旅伴时,却早就没了他的身影。巴恩斯只好从拥挤的人群中挤来挤去,来寻找同伴。
前面不远处有熟悉的身影,巴恩斯立马挤过去,准备问问朗姆洛怎么了。朗姆洛正嬉皮笑脸的和几个妓女调情,看到巴恩斯走过来,才微微收敛了些。巴恩斯挑了挑眉,正当想拉朗姆洛走时,一只手臂缠上了他,他全身一僵,四周的妓女也都笑了出来,朗姆洛也在一旁偷笑,直到被瞪了一眼才严肃起来。
“你就不能收敛收敛吗?”
“嘿,老兄,这是什么条件?”
“你想一想你的未婚妻。”
“我是个单身汉。”
“那…你读过康德吗?”
“法国人不读其他国家的东西”
“你是人,不是动物!”
“有时候也是。”
“朗姆洛!”
“嗯?”
“你就不能考虑考虑这次旅程吗?”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关心过?”朗姆洛的声音提高了些。“要不是为了这次旅程,我用的着把命搭上吗?”
“那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对待它吗?”
“亚历山大,我不是你,我只是个正常人。”
说完朗姆洛就转身离开了。
巴恩斯无措的站在街头,说真的,他宁愿遇到的是技术上的难题,也不愿面对眼前的难题。
夜晚总是降临的比预想的快,巴恩斯快步走在回港口的小路上,小时候的他,也曾这样,被哥哥抛弃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惊慌,他呼喊,他哭泣,却依旧没有人来救他。绝望的他只好按着他那模糊的记忆向家的方向摸索,走到自己失去了知觉。在几天后他才在家中醒来,家人在小镇的边缘找到了他。事后他大病一场,病好后像换了个人一样,坚强,勇敢,也不近人情。
真是…自己还像以前一样…巴恩斯靠在船上的围栏想。夜色愈浓就显的自身的渺小与脆弱,朗姆洛将最后一根烟熄灭,抬头望向夜空。直到脖子酸痛,他才低下头。
然后,转身离开。
港口安静的仿佛和上午到达时是两个世界,巴恩斯死死地盯着港口前的小路,眼睛带着血丝,他不想再失望了…
寒气一阵一阵的扑面而来,巴恩斯不禁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来是没希望了…
好吧,自己早就习惯了。
嗯…












嘿!船上那个,等等老子


(:3[」_]好困…我要睡了…
晚安,看到的亲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对话有一部分是原著
爱各位读者大大,比❤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