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5

五、血热病(上)
短暂的停靠后,船又开始了海上的航行,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

朗姆洛!

朗姆洛?

朗姆洛…

巴恩斯变得话唠了…

这其实不是什么好现象,他还在气头上呢,说真的要不是巴恩斯那小子拿他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他,他肯定能忍住不理他。朗姆洛翻了个白眼想。

真是可恶,帮完忙的朗姆洛看着一边悠闲的巴恩斯,心想自己倒了多大的霉才遇上他。

头疼…早知道就不吹风了…

朗姆洛一开始以为他头疼是因为巴恩斯的事,结果到了晚上他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船上爆发了血热病,大半的船员都病倒了。船上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伤员的哀嚎时不时从甲板上传来。

船上并没有奎宁,那是新东西,在海上依旧是老法子最有效。于是大批的船员开始了放血治疗。但是,一位来自巴塞罗那的船员因失血过多而死。另几名船员还出现了幻觉。不安与恐惧正笼罩在这片海域上…

朗姆洛晕乎乎地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喝着烫好的朗姆酒。头疼没有加重,这应该是个好事,朗姆想。

巴恩斯在桌旁进行着他日常的工作,只不过没有平日里那么认真。他不时偷偷瞄一眼身后的朗姆洛,发现并没有什么事便继续自己的工作。没有人说话,却让人格外的安心。直到不久后,巴恩斯再次回头时,朗姆洛已经倒在一旁睡着了…

手头的工作差不多了,巴恩斯也终于松了口气,正大光明地看着眼前的同伴,不禁又想起了那次争吵。

朗姆洛说他自己是个正常人…

可是,当我们遇到困难,不应该更加坚强的面对吗?不允许有任何软弱,要努力…

在朗姆洛面前似乎又变成了另一种说法,真是奇怪…巴恩斯嘀咕道。不久便靠着床边睡着了,海浪拍打着船身,发出一声声咆哮,房间里的两人却相互依靠着,入睡了…

不想码字…
这两章都有点短啊…
还有个下,也可能很短…
_(¦3」∠)_懒癌晚期
喜欢的话点个心,留个回复吧,说不定我一兴奋就打出来一两千字呢…
感谢各位读者大大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