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五、血热病(下)
海上的日子依旧漫长的可怕,尤其还不时传来船员低低的嘶吼。

巴恩斯倒是不在乎这些,可是朗姆洛的病情是不能再耽误的了。毕竟,没有他人的帮助,要完成一些任务也麻烦起来了。这也是巴恩斯担心的一点,他可不想让他的人死于他乡…

朗姆洛依旧每天晕晕的,整天窝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他还会那样作对,巴恩斯想。

终于,在不久后,巴恩斯从海图上发现了一个上岸的好时机,既可以去治疗朗姆洛的病,也可以从陆路继续自己的冒险。

他跑到船长室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可是船长只是笑着反问他是否是个游泳健将,因为依据船长的经验来看他们是不会路过那里的。

巴恩斯也不出声,他想他所做的一切将被几天后一片大陆的出现而证实。

他从船长室出来,在甲板上慢慢踏步,望向远处的抛在海面上的余晖…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才转身回房。

朗姆洛依旧沉沉的睡着,好像自从他去了船长室后一动不动地在那里趴着,巴恩斯郁闷地坐在朗姆洛身旁,自言自语起来…

假如你还不好些,过几天我怎么把你弄下船啊…

你是怎么了…

你有本事再起来啊…

这么壮,还这么容易生病…

你知不知道你拖了多少研究…

巴恩斯正沉寂于自己的小世界,没发现朗姆洛在他刚坐下时就醒了,只不过一开始没睁开眼罢了…

一开始说的还挺正常,这怎么越说越怪我了?朗姆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巴恩斯轻轻的叨咕声,不时床上的朗姆洛翻个白眼。一切都那么平静美好,只可惜之后很长时间他们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时刻了…

巴恩斯站在桅杆上,朗姆洛在下面等着他。朗姆洛简单的跟船长说了两句便给巴恩斯赢取了这样的机会,反正朗姆洛是这么说的…

朗姆洛脸色还是很苍白,但总归好多了…海风拂过他的脸颊,朗姆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直到在桅杆上的巴恩斯叫起他的名字

朗姆洛!

嗯?

………

什么?

你看!

朗姆洛眯起眼睛,远处隐隐约约有一片陆地。巴恩斯麻利的从桅杆上爬了下来,走向了船长室,不一会儿,他们便又出来了,船长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巴恩斯在一边得意的说着什么。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和人交往…

看来要下船了…朗姆洛伸了个懒腰,回房准备去了。

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在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з」∠)_

桅杆:我认为这个应该是船长的专利,所以一个陌生人肯定是不好上去的…

不停的场景:这个也是为了以后产生个对比…

终于写到一些有关感情的戏了,开心!

喜欢就点个红心,留个言,不嫌麻烦的话点个小蓝爪吧!比心❤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