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六、洞穴
在上岸后,巴恩斯和朗姆洛进行了一段短暂的休整,这座城市刚刚经过了一场地震,在晚上,人们时不时还会从梦中被余震惊醒。巴恩斯观察在这段特殊时期一切没有腿的和不会因为害怕而躲开他的东西,而朗姆洛就去打听些有研究价值的地方。

有时,他们在殖民地总督府用餐,常常有女人来拜访,巴恩斯对她们头发上的虱子表示出浓厚的兴趣,而朗姆洛只是在遗憾他不能和其中一个来上一发。

巴恩斯很确定这座城市将被另一场大型的地震所侵袭,朗姆洛表示他内心毫无波动。

巴恩斯和朗姆洛去了当地贩卖人口的地方,巴恩斯买了三个男奴,并放了他们自由。朗姆洛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而巴恩斯也没有多加解释。他们在人群的嘲笑中离开了,只不过不时回下头,可惜,三人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夜里,地震又一次袭击了城市,那三人也不见了踪影。巴恩斯和朗姆洛也没有再参与此类的活动了。

在传教区中,生活着很多接受洗礼的印第安人,不过印第安人常赤裸着身体,这让巴恩斯有些不适,他和朗姆洛说了这个感受后,朗姆洛却是一副憋笑的样子,这让巴恩斯有些不好意思。

在离传教区不远的地方,有些只有鸟儿栖息的洞穴,传说中的死人的地盘,那些印第安人一开始拒绝给这两个异乡人带路,在朗姆洛的再三请求下才勉强答应给他们带路。

眼前的洞口长九十英尺,宽六十英尺,光线能照到很里头,大约走一百多英尺,山洞里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这时他们才不得不将火把点燃,常年生活在黑暗的鸟儿受了惊,发出嘶哑的尖厉嘶吼,印第安人受到了惊吓,和朗姆洛大声说到他们该回去了。

巴恩斯在一旁的岩壁上收集着石料和各式各样的新奇植物。很明显,他还要继续向前。朗姆洛尽力让僧人完成他们的行程,可惜,没有成功…

所以,我们自己进去?巴恩斯挑眉问道。

是的…他们的信仰不允许他们在向前了。朗姆洛耸了耸肩。

这一切只是因为人们知道的太少,所以才会惧怕自然。巴恩斯不咸不淡地说到。

好好好,对对对。朗姆洛看着走远的僧人回答。

再往深走,两人面前出现了两个洞口,朗姆洛皱了皱眉,问巴恩斯走那边。

左边。

为什么?

那就…走右边。

诶诶,不是说走左边吗?!

那就左边。

为什么呢?

愚蠢的问题!巴恩斯想着,快步走进了左边的洞穴,朗姆洛紧跟在他身后。

在洞穴深处,巴恩斯发现了不少新的植物,整个自然科学界都会为他的发展而沸腾的,他想。当他转头去看朗姆洛的时候,他看见母亲的幻影。如此美丽,如此令人惊叹,她正对他微微笑着,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

朗姆洛回头时,发现巴恩斯已经昏倒在一旁的角落里,他毫不犹豫地抱起巴恩斯向洞口跑去…

母亲…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巴恩斯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很累了…

自己好像一片羽毛般的,无依无靠…

母亲在不远处微笑着,她依旧和过去一样美好…

朗姆洛放下身上的人,检查巴恩斯是否有什么外伤。

孩子…

妈妈…

朗姆洛在巴恩斯的腿上发现了两个小洞。他拿出当地医师送给他药。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能脱离现实呢?母亲在远处微笑着。

巴恩斯迈了第一步

朗姆洛将塞子用牙拔了出来,颤动着将药撒在伤口上。

千万要见效啊……

巴恩斯有些头疼,并隐隐约约听到些什么…

巴恩斯…

朗姆洛!

头疼的更严重了!

这倒底是哪儿?!

巴恩斯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在岩洞里,朗姆洛跪在自己身旁。仿佛祈祷这什么。

朗姆洛…

跪在一旁的人一惊,将他狠狠抱住。

SHIT,真的好疼…巴恩斯有气无力的想。

林子里静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阳光撒在岩洞里,照在两个人的身上。那一刻,巴恩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生而为人的美好。

最后,在巴恩斯的要求下,他们又进了一次山洞,将材料又收集了一遍,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走太远。

在他们与僧人会合后,朗姆洛才放下心,并快速地将背上的人送到当地的医院,不管巴恩斯这一次怎么挣扎,朗姆洛依旧坚定地走向医院。

朗姆洛坐在医院门前,思考着。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日常拖更(:з」∠)_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