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冬叉】丈量世界. AU


巴恩斯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把玩着手里的标本,屋外吵吵闹闹的,不过巴恩斯并不在意,就像不在意自己的病情一样。

吱扭

门开了

朗姆洛大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巴恩斯依旧将注意力放在标本上

哦…信已经送出去了…剩下的就是等待你那个哥哥把它发表出来了…朗姆洛有气无力地回答,外面实在是太热了…简直快把他烤焦了…谁知道午后会这么热…

之后,巴恩斯就看见眼前的人大大咧咧躺在了他这个病号的床上

所以,我们的下一步是什么?

去奥里诺科河和亚马逊河的一条水道

这么突然?

嗯…根据记载,两条河流间有一条水道,可是欧洲的主流说法否定它的存在,所以我们要打破所谓的内陆河流系统之间不可能彼此相连的主流观点。

真是奇怪,为什么之前没人想过?

因为他们都是蠢货

朗姆洛愣了一愣,既后便放声大笑,巴恩斯少见的没有管他,用手中的标本挡住了嘴角的笑意

反正这些事都在以后呢,何必现在就着急呢?

短短的更一下正文…
我需要考虑考虑之后的发展…
是否开个车…
要开车的话又要构思…
( ・᷄д・᷅ )最近还要考试
尽量打字
亲亲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