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发疯作者要更文了,

终于,在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在我还有作业没写完,课文没背,啥也没复习的情况下,我,准备更新Σ( °吓°|||)︴,
(´• ᵕ •`)*占楼抱歉,发完文就删

[冬叉]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一个来自一段对话的灵感,就打出来了,可能逻辑有点混乱哈,灵感来自这句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兔子处理了,因为它一直盯着我”所以就打了这样一篇小段子
还是很长时间没有写文了,所以真是倒退了,最后就希望大家阅读吧~(废话太多…)

巴恩斯静静坐在餐桌前,看着不远处忙碌着的朗姆洛,他享受着难得的静谧,自从他清醒过来,事情从未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朗姆洛的死亡(当然是假死,否则他就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人了),史蒂夫和托尼的决裂……当他心灰意冷,准备继续他的沉睡时,托尼发来好消息。他又惊讶,又惭愧,而告诉他消息的史蒂夫也一直沉默不语,他们一行人又一次回到了纽约,之后便是史蒂夫与托尼很长一段时间的调节,他不知道史蒂夫做了什么,最终托尼原谅了他们,还帮他们升级了武器。但,他总感觉自己身边缺少了什么,自己却说不出来。史蒂夫总是用他忧愁的蓝眼睛看着他,他打发史蒂夫去找托尼,所以以后就是史蒂夫和托尼两个人一起看着他。这群没良心的!巴恩斯选择微笑
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他训练以后像往常一样,走到大厦的客厅里,却发现大家都在,仿佛在讨论什么,见他过来了,就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发生了什么?”他有点疑惑,“额,就是…”托尼刚想说话就被史蒂夫轻轻拍了一下,托尼很明显的对史蒂夫翻了个白眼,然后让史蒂夫来说。“额,巴基,你还记得在九头蛇里的事吗?”史蒂夫小心地说,“不太记得了,怎么了…”“哦,哦,是个人,他为九头蛇工作过,是我们搜查九头蛇巢穴里发现的。”
巴恩斯愣了愣,九头蛇?在九头蛇里大家用的都是编号或是称号,难道他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那人就是朗姆洛…
巴恩斯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人,又看了看桌子上刚买的兔子,兔子的眼睛也看着他,他转移了目光,向厨房的人喊到“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兔子处理了,因为它一直盯着我”

[冬叉]丈量世界 AU

番外!
这次是有这样一个脑洞,就打下来了,可能因为时间长了,感觉还是表达的不太好,以后也会继续把正文填上,感谢各位阅读吧!很短的一小段

邦普兰·朗姆洛认为自己从未了解过洪堡·巴恩斯,做为伟大的冒险家洪堡身边的同伴,旁人一致认为他们肯定亲密无间,但朗姆洛并不同意,不过在某个方面这个说法又是对的,在朗姆洛看来,他和巴恩斯只不过是对方人生的过客而已,只不过…
朗姆洛觉得他们两个人生观,价值观完全不同,巴恩斯无论干什么都先要去想对世界的影响,对学说的影响,总把自己放在之后,谁知道那天是否会死在那个角落里,朗姆洛不屑的哼了一声。而自己,在意的永远先是自己,这件事是否对自己有利,自己是否会卷入一个困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他见过千万个疯狂的男女,也见他们身处火海,无处藏身,自己也就慢慢带上了一副圆滑的外套,足够自己藏身。
巴恩斯足够成为一个绅士,至少他所受的教育,所有的资源,都足以称之为绅士,而朗姆洛也这么认为,一直这么认为…

一个不会打字只会抱大大腿的小迷妹!

大梦忽惊醒,我才发现我内心对cp的热爱似乎又燃烧起来!我又回来喽!

上高二真心累啊…
(:з」∠)_
我会打字的…吧

【冬叉】丈量世界 AU

十、巧遇
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朗姆洛经历过后都觉得可能不会再发生了

日食之后,朗姆洛和巴恩斯踏上了他们的旅途,在旅途中,他们,准确的说是巴恩斯决定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登希莱山,因为当地人好像并没有登上过这座山的山峰。在登山的过程中,巴恩斯仪器中最昂贵的气压器摔了个粉碎,朗姆洛一边止着鼻血一边心疼那摔下去的几百英镑。倒是巴恩斯不是那么在意,继续专注于爬山。到了山顶,朗姆洛的鼻血竟然也止了下来,巴恩斯若有所思的看着散落的贝壳化石,心想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而且水是不可能涨这么高的。他想起之前旅途中看过的地形,感觉这也许是地壳运动所形成的。

在下山的路上,他们被一群野蜂追上了,朗姆洛直接趴到了地上,而巴恩斯却直直的站着,他们在山下时就被提醒遇见这些野蜂只要不动,他们就不会伤害你。朗姆洛在地上小声问道,现在可以动了吗?巴恩斯转了转眼球,微微动了动嘴唇回复,现在最好别动…不一会儿,野蜂化作一团乌云,乌压压的飞走了。
他们临走那天夜里,加拉加斯特地安排了一场露天音乐会,那天天气很好,音乐感染着整个剧场,朗姆洛眼中充满了泪水,那是他看过最美妙的一场音乐会了,另一个主角倒是没有什么性质,只是发现了同伴很喜欢音乐会,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带他去柏林的剧院去看看。法国人依旧在那里不停感叹,他这个德国人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

加拉加斯大部分都是平原,广阔而无垠,能让每一个诗人诗性大发,朗姆洛就是这样,可是在漫长的旅途中,无趣的原野磨平了这一切。身前只有荒野,身后也只有荒野,仿佛走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不过这迷宫是那大自然所构成的。在无限的平原上,时间渐渐的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一个又一个日夜,一次次的翻转着…
巴恩斯也沉迷于这种模糊的世界里,他们两人常常沉默不语,感受着世间的宁静,他已经忘了他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一栋房子,一棵树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终于远方出现了一栋孤零零的房子,这也许意味着城镇的临近,一位老人居住在这里,他们上前问路,老人沉默的指向了他们要前进的方向。

在离开老人家不远的地方,平原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池塘,朗姆洛兴奋的冲上前,准备下水清洗下身子,刚脱下衣服,一只脚进了水,就颤抖着将脚伸了出来。巴恩斯疑惑地看着朗姆洛,怎么了?水有问题?朗姆洛动作僵硬的将衣服穿上,咽了口口水,说到,水里有电…巴恩斯挑了挑眉,将手伸入水池…

最后,在朗姆洛看神经病的眼神下巴恩斯被电了一下,巴恩斯倒是不在意这一下,他想起他大学时他课下做的实验,电流对肌肉的刺激。所以他拉着哀嚎的朗姆洛又下了几次水,在电过不知多少次,巴恩斯结束了这一次实验,拉着朗姆洛上马继续他们的旅途。

之后朗姆洛再回忆这一次实验,他说这是他和巴恩斯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没有之一,这不仅仅是肉体的打击,更是精神上的打击!

在朝阳的光辉下,他们看见远处村庄的影子,朗姆洛突然将马停了下来,下马跑到了一个草丛里,巴恩斯不满的下马去找朗姆洛,发现朗姆洛在草堆里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巴恩斯被朗姆洛打发去拿水和食物,巴恩斯听见草丛中朗姆洛在低声说着什么,小姑娘的哭声隐隐约约从那里传来,巴恩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毕竟一路下来,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他将水和食物递给朗姆洛,朗姆洛用很轻的声音哄小姑娘喝水,小姑娘低头将水喝的一滴不剩,却拒绝了朗姆洛手上的食物,等朗姆洛想把身上的钱塞给她的时候,挣扎了一下跑远了。巴恩斯看着坐在地上的朗姆洛,张开干躁的嘴巴,说,也许是附近村庄的小女孩,跑出来…朗姆洛没有说话,起身拍拍身上的灰,看着小女孩远去的方向的没有说话,随后回头看了一眼巴恩斯,叹了口气,你是真的不懂吗?巴恩斯愣了一下,就看见朗姆洛上了马,准备继续向村庄前进,他撇了撇嘴,也跟上上了马。

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所以在十一打了些字( •̀∀•́ )
应该会保持一周一更的速度~
我又回来啦啦啦~

【冬叉】丈量世界 AU

继续
伟大的日子即将来临!巴恩斯的眼里透着光。
朗姆洛在床上低声应和。

就像巴恩斯预言的那样,太阳消失了,日光惨白的照在大地上,群鸟哀鸣着,飞向高空,海上的浪花不断拍打着海面,好像一切都被吞噬了,一道黑影浮过,太阳化作一面漆黑的圆盘,朗姆洛头上还带着绷带,举着投射出地平线的投影仪,而巴恩斯在一旁把六分仪固定在地上,用另一只眼斜看着天文钟。

朗姆洛深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他呆呆地望着远方的天空,直到它又恢复了平常。

光明又回来了,朗姆洛缓慢地转头看向巴恩斯,发现巴恩斯还在忙于记录着什么。朗姆洛将投影仪轻轻放在地上。

日食是什么样的?巴恩斯开口问道

朗姆洛难以置信地盯着她。

巴恩斯疲倦地揉着眼睛,他什么也没看到,除了眼前的仪器。

那么,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吗?朗姆洛嘶哑地问他,你真的没有抬头看一眼吗?

在这里,可以永远将世界地图确定下来,能借助天空来纠正时钟的误差,这样的机会太少了,我不能有一点失误或是什么的…巴恩斯跪坐在沙滩上说到。

朗姆洛叹了口气,抱住了眼前的人

好吧,好吧,大概是这样吧…朗姆洛无奈地说

两人一起坐在沙滩上,看着眼前的大海

行事非要这么德国化吗?!

附加一个小番外
在朗姆洛和巴恩斯回去的路上,巴恩斯问了一个他很好奇的问题

你那天(被压伤)醒来为什么对着镜子为什么发了那么久的呆?

还不是怕自己这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脸破相,以后不能去撩小姑娘了

巴恩斯明显地挑了挑眉

嘿!你别这样!我说说玩的!只是害怕回了故乡被人嫌弃罢了(还是很害怕以后撩不了小姑娘啊!)

哦…

于是他们继续向小屋的方向前进

马上到门口时,巴恩斯突然又开了口

我不会嫌弃你的。

???_(┐「ε:)_

朗姆洛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进了小屋

番外依旧无逻辑(:з」∠)_

【冬叉】丈量世界 AU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本章还有一部分没有打出来,会这几天发出来的!
嘿嘿~
九、日食
朗姆洛艰难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天花板,他略微有些头疼,自己是被白嫖了,人呢?朗姆洛内心有些不安的想是不是自己泡过那么多妹子的报应。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人还没回来,朗姆洛想他该预谋下次怎么把巴恩斯公爵杀死在床上了,但是现在最要紧的事不让自己饿死…

饿死什么的太丢他伟大的朗姆洛的脸了,朗姆洛尽量缓慢地移动着,突然身后的门打开了,巴恩斯冲进来,一把抱住他。差点,他就要被巴恩斯吓死了,朗姆洛想,他得完善一下杀死巴恩斯公爵的计划。

好不容易从巴恩斯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朗姆洛因巴恩斯的面包而冷静下来,他现在裹着床单,一脸冷漠地听着面前的人说的话

朗姆洛,你知道我刚刚发现了什么吗!

老子什么都不想知道,老子的腰要疼死了!朗姆洛在内心里翻着白眼想

马上就会发生一场日食!

哦…

这种机会太少了,巴恩斯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我们要把握住它!

诶…朗姆洛在内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什么时候?

很快。

哦,那看来得赶紧准备准备了,朗姆洛有气无力地说。

你怎么了?巴恩斯终于发现了对方的不对劲。

我没事…朗姆洛尽量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将衣服穿上。

哦,巴恩斯明显有些迟疑,朗姆洛向洗漱间缓慢移动着,向后摆了摆手,巴恩斯用担心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直到那人进了洗漱间。

巴恩斯坐回自己书桌,扶着额头,想着昨晚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好像变得多情善感了…也许这是好的变化吧?他拿起自己的笔,开始给自己远方的老师写信——

说了自己近日发现,将自己的想法慢慢描绘在纸上,他没发现朗姆洛已经从洗漱间出来了,正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写的信。

想法很好。

啊,谢谢!啊…啊!朗姆洛

朗姆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出去准备些东西。

哦!

说完,朗姆洛便出去了。

巴恩斯等他出去后,快速跑到窗边,看着自己同伴的身影。之后又回到椅子上,将眼前的信完成。最后,他用最潇洒的笔法将自己的大名签上。

天色变暗的那天,俩人去海边测量气压,朗姆洛在一旁看着巴恩斯做着实验,巴恩斯正好记录数据时,一个人影从灌木中跳了出来,四肢着地,凶狠地盯着他们,随后便攻击了他们。

巴恩斯被朗姆洛及时推开,所幸,朗姆洛没被打中,这是巴恩斯在朗姆洛被打中的前几秒的时候想的。

不过那个人没有继续,只是捡起朗姆洛的帽子就跑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坐在朗姆洛身旁照顾他的理由,巴恩斯想,还好实验设备没有收到太大损坏…

二十个小时后,朗姆洛恢复了意识,他摸了摸自己微微肿起来的脸,巴恩斯看见朗姆洛醒了,给他递了一杯水。

朗姆洛接过,简单擦洗了一下,然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还能去吗?巴恩斯说。

朗姆洛轻轻点了点头。

【冬叉】丈量世界 AU 番外

番外
额…床另一侧的朗姆洛出了声

巴恩斯…

你有…什么宗教信仰吗?

没有。

哦…

干嘛问这个?

我只是害怕哪天伟大的朗姆洛和巴恩斯会被处决。朗姆洛嬉皮笑脸地回答,不过他声音的迟疑出卖了他

哦,巴恩斯抱了抱身旁的人,我只信仰科学…

朗姆洛听到这个不出所料的回答,翻了个白眼

…和爱情…

巴恩斯又一次吻上了朗姆洛。

这几天生物钟乱成狗
明天继续开正文

【冬叉】丈量世界   AU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lof会删我的文…
假如再删…
我再想办法

【冬叉】丈量世界 AU


巴恩斯有气无力地走在街上,步伐比平常慢了不少,他有些后悔把朗姆洛打发走了,果然这段生病时间被他养好了,胖了好几斤…

巴恩斯继续怨恨地走着,小屋就在眼前了,胜利就在眼前…终于,到了

巴恩斯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盘算着之后几天的行程,接着,将大门打开

屋子里,如离开时一样,只是落了不少灰尘,巴恩斯重重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惊动了屋中的灰尘,伴着从窗户透过的昏暗光线,让时间仿佛静止…

突然,一只洁白的手臂缠上了巴恩斯的身子,凳子上的人还没反应过来,那手已经开始熟练地解开他的衣扣了。

巴恩斯愣愣地看着眼前赤裸的女性,奇怪着她是什么意思,就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急忙从椅子上逃脱,而那位不知名的女性更是无比惊讶,但是她随后理解的笑了笑,说着巴恩斯听不懂的语言向他走去。

巴恩斯又一次被女子扯住衣袖,他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明白眼前的情况,而自身的礼节又让他不能去伤害这位女性,只能一味的挣扎,并不断告诉身上的人,他不想这么做,毕竟工作要比什么都重要,巴恩斯混乱的脑子里想。

一个脚下不稳,屋内的两人跌倒在地上。巴恩斯感觉背后一阵刺痛,也许没那么痛,但也足够去提醒他早些结束这件荒谬的事情了。他毫不绅士的将身上的人推开,半倒在实验器材中,大口喘着气。眼前的女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悲伤,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屋内的巴恩斯摊倒在器材中,浑浑噩噩的回忆着刚才的经历…

实验器材上熟悉的气味给巴恩斯带来了一丝抚慰,但依旧掩盖不了头上的刺痛感。巴恩斯静静地躺在地上,脑子里乱却的像一锅粥。性,对他依旧是个不曾接触的领域,他从未对这些上过心,所经历过的也只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对性事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今天,他有些怀疑自己过去的想法了。

朗姆洛推开半掩的门后就看到这样一幕——他那平日一丝不苟的同伴正躺在他的实验器材中,衣衫不整…朗姆洛吞了口口水,这…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生病烧坏脑子了?朗姆洛身上有点发热,但依旧主动去拉躺在地上的人,毕竟谁也不想再经历一次生病了…

只可惜,对方并没有明显的反应,朗姆洛只好吃力的将地上的先拉入怀里。真的好热…对方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物传到他的身上,怀里的人依旧静静的,他也就厚颜无耻地继续抱着。

外面的阳光刺眼而明亮,屋内的光线却依旧昏暗…

不过,这就,足够了…

怀里的人睁开眼睛,明亮的仿佛容纳着整个宇宙的星光,朗姆洛有点看呆了,并没有注意到怀中的人嘴角的坏笑…

巴恩斯略微带有侵略性的亲上朗姆洛的唇,朗姆洛傻傻的望着眼前的人,直到一吻结束后,被本应在怀中的人半压在墙上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眼前的人笑的不怀好意,透出一股原始的气息,巴恩斯在朗姆洛耳旁说——我硬了。

朗姆洛这时也漏出了一个微笑,轻声说道,乐意奉陪…

感觉自己的人设崩了
好心累…
不过巴恩斯的腹黑攻属性开始出现喽!
521(*°ั˘°ั*)нарр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