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

发疯作者要更文了,

终于,在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在我还有作业没写完,课文没背,啥也没复习的情况下,我,准备更新Σ( °吓°|||)︴,
(´• ᵕ •`)*占楼抱歉,发完文就删

[冬叉]乱七八糟的小段子

一个来自一段对话的灵感,就打出来了,可能逻辑有点混乱哈,灵感来自这句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兔子处理了,因为它一直盯着我”所以就打了这样一篇小段子
还是很长时间没有写文了,所以真是倒退了,最后就希望大家阅读吧~(废话太多…)

巴恩斯静静坐在餐桌前,看着不远处忙碌着的朗姆洛,他享受着难得的静谧,自从他清醒过来,事情从未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朗姆洛的死亡(当然是假死,否则他就再也看不到眼前的人了),史蒂夫和托尼的决裂……当他心灰意冷,准备继续他的沉睡时,托尼发来好消息。他又惊讶,又惭愧,而告诉他消息的史蒂夫也一直沉默不语,他们一行人又一次回到了纽约,之后便是史蒂夫与托尼很长一段时间的调节,他不知道史蒂夫做了什么,最终托尼原谅了他们,还帮他们升级了武器。但,他总感觉自己身边缺少了什么,自己却说不出来。史蒂夫总是用他忧愁的蓝眼睛看着他,他打发史蒂夫去找托尼,所以以后就是史蒂夫和托尼两个人一起看着他。这群没良心的!巴恩斯选择微笑
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他训练以后像往常一样,走到大厦的客厅里,却发现大家都在,仿佛在讨论什么,见他过来了,就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发生了什么?”他有点疑惑,“额,就是…”托尼刚想说话就被史蒂夫轻轻拍了一下,托尼很明显的对史蒂夫翻了个白眼,然后让史蒂夫来说。“额,巴基,你还记得在九头蛇里的事吗?”史蒂夫小心地说,“不太记得了,怎么了…”“哦,哦,是个人,他为九头蛇工作过,是我们搜查九头蛇巢穴里发现的。”
巴恩斯愣了愣,九头蛇?在九头蛇里大家用的都是编号或是称号,难道他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那人就是朗姆洛…
巴恩斯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人,又看了看桌子上刚买的兔子,兔子的眼睛也看着他,他转移了目光,向厨房的人喊到“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兔子处理了,因为它一直盯着我”

[冬叉]丈量世界 AU

番外!
这次是有这样一个脑洞,就打下来了,可能因为时间长了,感觉还是表达的不太好,以后也会继续把正文填上,感谢各位阅读吧!很短的一小段

邦普兰·朗姆洛认为自己从未了解过洪堡·巴恩斯,做为伟大的冒险家洪堡身边的同伴,旁人一致认为他们肯定亲密无间,但朗姆洛并不同意,不过在某个方面这个说法又是对的,在朗姆洛看来,他和巴恩斯只不过是对方人生的过客而已,只不过…
朗姆洛觉得他们两个人生观,价值观完全不同,巴恩斯无论干什么都先要去想对世界的影响,对学说的影响,总把自己放在之后,谁知道那天是否会死在那个角落里,朗姆洛不屑的哼了一声。而自己,在意的永远先是自己,这件事是否对自己有利,自己是否会卷入一个困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他见过千万个疯狂的男女,也见他们身处火海,无处藏身,自己也就慢慢带上了一副圆滑的外套,足够自己藏身。
巴恩斯足够成为一个绅士,至少他所受的教育,所有的资源,都足以称之为绅士,而朗姆洛也这么认为,一直这么认为…

【冬叉】丈量世界 AU

十、巧遇
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朗姆洛经历过后都觉得可能不会再发生了

日食之后,朗姆洛和巴恩斯踏上了他们的旅途,在旅途中,他们,准确的说是巴恩斯决定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登希莱山,因为当地人好像并没有登上过这座山的山峰。在登山的过程中,巴恩斯仪器中最昂贵的气压器摔了个粉碎,朗姆洛一边止着鼻血一边心疼那摔下去的几百英镑。倒是巴恩斯不是那么在意,继续专注于爬山。到了山顶,朗姆洛的鼻血竟然也止了下来,巴恩斯若有所思的看着散落的贝壳化石,心想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而且水是不可能涨这么高的。他想起之前旅途中看过的地形,感觉这也许是地壳运动所形成的。

在下山的路上,他们被一群野蜂追上了,朗姆洛直接趴到了地上,而巴恩斯却直直的站着,他们在山下时就被提醒遇见这些野蜂只要不动,他们就不会伤害你。朗姆洛在地上小声问道,现在可以动了吗?巴恩斯转了转眼球,微微动了动嘴唇回复,现在最好别动…不一会儿,野蜂化作一团乌云,乌压压的飞走了。
他们临走那天夜里,加拉加斯特地安排了一场露天音乐会,那天天气很好,音乐感染着整个剧场,朗姆洛眼中充满了泪水,那是他看过最美妙的一场音乐会了,另一个主角倒是没有什么性质,只是发现了同伴很喜欢音乐会,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带他去柏林的剧院去看看。法国人依旧在那里不停感叹,他这个德国人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

加拉加斯大部分都是平原,广阔而无垠,能让每一个诗人诗性大发,朗姆洛就是这样,可是在漫长的旅途中,无趣的原野磨平了这一切。身前只有荒野,身后也只有荒野,仿佛走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不过这迷宫是那大自然所构成的。在无限的平原上,时间渐渐的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一个又一个日夜,一次次的翻转着…
巴恩斯也沉迷于这种模糊的世界里,他们两人常常沉默不语,感受着世间的宁静,他已经忘了他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一栋房子,一棵树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终于远方出现了一栋孤零零的房子,这也许意味着城镇的临近,一位老人居住在这里,他们上前问路,老人沉默的指向了他们要前进的方向。

在离开老人家不远的地方,平原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池塘,朗姆洛兴奋的冲上前,准备下水清洗下身子,刚脱下衣服,一只脚进了水,就颤抖着将脚伸了出来。巴恩斯疑惑地看着朗姆洛,怎么了?水有问题?朗姆洛动作僵硬的将衣服穿上,咽了口口水,说到,水里有电…巴恩斯挑了挑眉,将手伸入水池…

最后,在朗姆洛看神经病的眼神下巴恩斯被电了一下,巴恩斯倒是不在意这一下,他想起他大学时他课下做的实验,电流对肌肉的刺激。所以他拉着哀嚎的朗姆洛又下了几次水,在电过不知多少次,巴恩斯结束了这一次实验,拉着朗姆洛上马继续他们的旅途。

之后朗姆洛再回忆这一次实验,他说这是他和巴恩斯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没有之一,这不仅仅是肉体的打击,更是精神上的打击!

在朝阳的光辉下,他们看见远处村庄的影子,朗姆洛突然将马停了下来,下马跑到了一个草丛里,巴恩斯不满的下马去找朗姆洛,发现朗姆洛在草堆里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巴恩斯被朗姆洛打发去拿水和食物,巴恩斯听见草丛中朗姆洛在低声说着什么,小姑娘的哭声隐隐约约从那里传来,巴恩斯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毕竟一路下来,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他将水和食物递给朗姆洛,朗姆洛用很轻的声音哄小姑娘喝水,小姑娘低头将水喝的一滴不剩,却拒绝了朗姆洛手上的食物,等朗姆洛想把身上的钱塞给她的时候,挣扎了一下跑远了。巴恩斯看着坐在地上的朗姆洛,张开干躁的嘴巴,说,也许是附近村庄的小女孩,跑出来…朗姆洛没有说话,起身拍拍身上的灰,看着小女孩远去的方向的没有说话,随后回头看了一眼巴恩斯,叹了口气,你是真的不懂吗?巴恩斯愣了一下,就看见朗姆洛上了马,准备继续向村庄前进,他撇了撇嘴,也跟上上了马。

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所以在十一打了些字( •̀∀•́ )
应该会保持一周一更的速度~
我又回来啦啦啦~

【盾铁】末路狂花 AU

ALL铁友情向,主盾铁

托尼烦躁地拿着里的按键机,等待着对方接电话,窗外的纽约暗了下来,映照的远方的灯火。她垂下眼眸,将注意力集中在楼下的街道上。

您好?

接通了!

贾维斯,是我!

小姐?您现在在哪儿…

我…我应该在大厦东面的一片普通民居里…

那…您身上有什么能定位的吗?

……没有……

那,我就让人定位这个手机号了…

等等,我问一下这个手机号的主人。

朗姆洛听后皱了皱眉头,他不想惹上麻烦,可是这个麻烦…

让他们定吧…只不过之后不要再去动这个号了。

托尼在电话中将事情安排好,贾维斯说明天一早会马上派人来接她。托尼心想为什么不能现在过来,毕竟这里也不是什么安全地方。她不经意地撇了一眼楼下,发现有几个熟悉的人影闪过,定睛一看,就是那几个追踪自己的人。

托尼心里暗叫不好,立刻从窗边离开。朗姆洛看她脸色不对,又点燃了一支烟。

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藏东西的地方?托尼趴在地上仿佛找着什么东西。

嗯。朗姆洛懒洋洋地抽了一口烟

托尼脸贴着脏兮兮的地板,伸手去够床下藏着的小机关。

卡啦

身旁略微高出不到半厘米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地道样的密室。托尼刚想回头向身后的人炫耀一下结果突然背后惨遭一脚,滚进了密室。

要是想等着明天有人来接你,就乖乖在里头带着,不要发出动静。上面的声音幸灾乐祸道

去你的!托尼还没骂完,头上机关就关上了

托尼闷闷不乐地坐在地上,狭小的空间中有空气流动着,这是唯一让她欣慰的事,至少她不会憋死在这里了。黑暗笼罩着她,让她不禁又回想起今日的事情——她的叔叔叫他的手下将她控制住的时候她直接就蒙了,要不是她及时反应过来还有小辣椒平常对她的锻炼,她是断然逃不出去的。可现在局势不一样吗?依旧是被困在一个地方…而且,这里还很脏

托尼真的已经无法吐槽这个地方了…

上面的入口被封的很严实,一丝光都透不过来。托尼只好用手先探查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似乎不算太大啊…托尼依旧草草的检查着这里,直到她在地上摸到一支金属制的东西。托尼瞪大眼睛,想看清眼前的东西,是一支枪。虽然看不清是什么型号,但是托尼心中总归是好受了些,至少可以暂时保证自己的安全。托尼胡思乱想着。楼上发生什么密室的托尼并不知情,她只是在恐惧和漫长的黑暗中等待着。

哒…哒…哒

卡哒

光线又一次倾撒在密室中,上面传来依旧懒洋洋的声音,上来吧,小姑娘。

有点刺眼…这是托尼的第一想法。

之后托尼就窝在沙发上生闷气,她知道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但是,她就这样了!怎么滴!哼!

昏暗的灯光打在身上,没有一丝温度。

一个软软的东西打在她的身上,托尼回头看见男人的背影,和身后的面包。

你最好填饱你的肚子,否则这一夜会很难熬。男人的话飘进托尼的耳朵,托尼看了看眼前的面包,然后撕开,吃掉。之后就摸出刚刚从密室里顺出来的枪,看了一会儿,便将枪小心的放在沙发下面,蜷缩起身子在沙发上,没了动静。

她相信朗姆洛是知道什么的,她感觉自己掉入一个巨大的漩涡,原有的一切认知都被打破,她迷失在深邃的黑暗之中……

嘿,小姑娘,嘿!托尼像溺水的人般从梦境中惊醒,什么,托尼问道。

朗姆洛撇了一眼沙发上的人,说,那帮人应该马上就要来找你了,你最好准备准备。

托尼还沉迷于刚刚混乱的梦,敷衍地回答了声好。而朗姆洛也并不在意,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大脑里还断断续续播放着昨天的事情,她在如血一般的夕阳下躲避着身后的人,脚步声一点点的接近,她浑身冷汗,双腿无力,再也迈不出一步…

朗姆洛回到客厅时就是看到这样的情况——他的房客在沙发上缩成一团,不停的颤抖着。他发现事情不太对劲,立即去摇沙发上的人。

托尼躲在阴影里,牙齿咬住自己的手指,尽量不让自己崩溃,她看着眼前穿梭的黑影,内心不断地求助着…

嘿!小妞!嘿!托尼·斯塔克!你给我醒醒!

托尼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焦急的男人,虚脱般的倒在沙发上,挤出一丝微笑对眼前的人说,我就知道你认识我。
我的画风越来越诡异了…
好久不见的更新,我的锅我的锅
安心打文
(:з」∠)_

【冬叉】丈量世界 AU

继续
伟大的日子即将来临!巴恩斯的眼里透着光。
朗姆洛在床上低声应和。

就像巴恩斯预言的那样,太阳消失了,日光惨白的照在大地上,群鸟哀鸣着,飞向高空,海上的浪花不断拍打着海面,好像一切都被吞噬了,一道黑影浮过,太阳化作一面漆黑的圆盘,朗姆洛头上还带着绷带,举着投射出地平线的投影仪,而巴恩斯在一旁把六分仪固定在地上,用另一只眼斜看着天文钟。

朗姆洛深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他呆呆地望着远方的天空,直到它又恢复了平常。

光明又回来了,朗姆洛缓慢地转头看向巴恩斯,发现巴恩斯还在忙于记录着什么。朗姆洛将投影仪轻轻放在地上。

日食是什么样的?巴恩斯开口问道

朗姆洛难以置信地盯着她。

巴恩斯疲倦地揉着眼睛,他什么也没看到,除了眼前的仪器。

那么,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吗?朗姆洛嘶哑地问他,你真的没有抬头看一眼吗?

在这里,可以永远将世界地图确定下来,能借助天空来纠正时钟的误差,这样的机会太少了,我不能有一点失误或是什么的…巴恩斯跪坐在沙滩上说到。

朗姆洛叹了口气,抱住了眼前的人

好吧,好吧,大概是这样吧…朗姆洛无奈地说

两人一起坐在沙滩上,看着眼前的大海

行事非要这么德国化吗?!

附加一个小番外
在朗姆洛和巴恩斯回去的路上,巴恩斯问了一个他很好奇的问题

你那天(被压伤)醒来为什么对着镜子为什么发了那么久的呆?

还不是怕自己这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脸破相,以后不能去撩小姑娘了

巴恩斯明显地挑了挑眉

嘿!你别这样!我说说玩的!只是害怕回了故乡被人嫌弃罢了(还是很害怕以后撩不了小姑娘啊!)

哦…

于是他们继续向小屋的方向前进

马上到门口时,巴恩斯突然又开了口

我不会嫌弃你的。

???_(┐「ε:)_

朗姆洛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进了小屋

番外依旧无逻辑(:з」∠)_

【冬叉】丈量世界 AU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本章还有一部分没有打出来,会这几天发出来的!
嘿嘿~
九、日食
朗姆洛艰难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天花板,他略微有些头疼,自己是被白嫖了,人呢?朗姆洛内心有些不安的想是不是自己泡过那么多妹子的报应。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人还没回来,朗姆洛想他该预谋下次怎么把巴恩斯公爵杀死在床上了,但是现在最要紧的事不让自己饿死…

饿死什么的太丢他伟大的朗姆洛的脸了,朗姆洛尽量缓慢地移动着,突然身后的门打开了,巴恩斯冲进来,一把抱住他。差点,他就要被巴恩斯吓死了,朗姆洛想,他得完善一下杀死巴恩斯公爵的计划。

好不容易从巴恩斯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朗姆洛因巴恩斯的面包而冷静下来,他现在裹着床单,一脸冷漠地听着面前的人说的话

朗姆洛,你知道我刚刚发现了什么吗!

老子什么都不想知道,老子的腰要疼死了!朗姆洛在内心里翻着白眼想

马上就会发生一场日食!

哦…

这种机会太少了,巴恩斯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我们要把握住它!

诶…朗姆洛在内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道,什么时候?

很快。

哦,那看来得赶紧准备准备了,朗姆洛有气无力地说。

你怎么了?巴恩斯终于发现了对方的不对劲。

我没事…朗姆洛尽量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将衣服穿上。

哦,巴恩斯明显有些迟疑,朗姆洛向洗漱间缓慢移动着,向后摆了摆手,巴恩斯用担心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直到那人进了洗漱间。

巴恩斯坐回自己书桌,扶着额头,想着昨晚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好像变得多情善感了…也许这是好的变化吧?他拿起自己的笔,开始给自己远方的老师写信——

说了自己近日发现,将自己的想法慢慢描绘在纸上,他没发现朗姆洛已经从洗漱间出来了,正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写的信。

想法很好。

啊,谢谢!啊…啊!朗姆洛

朗姆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出去准备些东西。

哦!

说完,朗姆洛便出去了。

巴恩斯等他出去后,快速跑到窗边,看着自己同伴的身影。之后又回到椅子上,将眼前的信完成。最后,他用最潇洒的笔法将自己的大名签上。

天色变暗的那天,俩人去海边测量气压,朗姆洛在一旁看着巴恩斯做着实验,巴恩斯正好记录数据时,一个人影从灌木中跳了出来,四肢着地,凶狠地盯着他们,随后便攻击了他们。

巴恩斯被朗姆洛及时推开,所幸,朗姆洛没被打中,这是巴恩斯在朗姆洛被打中的前几秒的时候想的。

不过那个人没有继续,只是捡起朗姆洛的帽子就跑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坐在朗姆洛身旁照顾他的理由,巴恩斯想,还好实验设备没有收到太大损坏…

二十个小时后,朗姆洛恢复了意识,他摸了摸自己微微肿起来的脸,巴恩斯看见朗姆洛醒了,给他递了一杯水。

朗姆洛接过,简单擦洗了一下,然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还能去吗?巴恩斯说。

朗姆洛轻轻点了点头。

【盾铁】末路狂花 AU

性转警告
剧情略微有些快呃…

TONY!TONY!TONY!

WHAT?床上的人一下子惊醒了

手机铃声不停的响着

她伸手去够手机

手机掉到地上…铃声也随即停止了,床上的女人胡乱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依旧没能从梦里缓过来,手机也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托尼烦躁的从床上翻了下来,将手机从地上捡起,发现是她的老管家打的电话

可是,她回拨的时候却无人接听

奇怪?贾维斯怎么了?

说着又顺手将手机扔在床上,洗漱去了

很明显,昨晚的梦影响到她了…那个声音,她绝不会听错,是母亲的…难道是因为太久没回过家?托尼无意识地把玩着自己的钢笔…

嗨!

嗨…Pepper…

你怎么了?Pepper忧虑地看向她。

只是…只是有个论题罢了…

好吧…你的早点,别忘了吃,我可不想再从实验室里拖出个晕倒的Stark了。

OK.OK.赶紧上课去吧。托尼拿她最擅长的慵懒声音驱赶着眼前的人。

好…Pepper走时还担心地看了她一眼

Pepper总是过于担心自己,还把她当做小姑娘看,尽管她的确早早就来到了大学,但也不意味着她还是个青春期少女。

托尼拿起桌上的背包,摇摇摆摆地向实验室走去。

今天似乎事事不顺,托尼烦躁地看着眼前失败了的实验,她还从没遭遇过这种倒霉事情,她都要竖起中指骂人了。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托尼怔怔地看向她的手机,很少有人会这个点给她打电话。可是今天早晨贾维斯还给自己打电话了。托尼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她伸手去拿手机,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但依旧把电话接通了,

小姐

老贾?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小姐…

老贾,发生什么了?!

小姐,我认为这件事绝不能瞒着你…

什么?

先生和夫人…出车祸了,抢救无效…

托尼呆呆地站在实验室的中央,理解着她刚刚听到的事——她的父母去世了。她那个讨厌的父亲和她最爱的母亲去世了?耳边还断断续续传来贾维斯的声音,却无法理解。只听清最后的一句——小姐,你暂时要离开大学一段时间,我会把你需要的东西邮寄过去。

等等,为什么我不能回去!托尼大声地向电话那头吼道,之后又颤颤巍巍地说了声抱歉,贾维斯。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姐,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公司这边发生了些事情,你现在真的不适合回来。

托尼颤抖着将手机挂断,顺着实验桌缓慢地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她又抬起头来,拿起手机预定了一张回纽约的飞机票。之后便又静静地掩面坐在地上,毫无声息。

这里求小心心,回复
么么哒!

【冬叉】丈量世界 AU 番外

番外
额…床另一侧的朗姆洛出了声

巴恩斯…

你有…什么宗教信仰吗?

没有。

哦…

干嘛问这个?

我只是害怕哪天伟大的朗姆洛和巴恩斯会被处决。朗姆洛嬉皮笑脸地回答,不过他声音的迟疑出卖了他

哦,巴恩斯抱了抱身旁的人,我只信仰科学…

朗姆洛听到这个不出所料的回答,翻了个白眼

…和爱情…

巴恩斯又一次吻上了朗姆洛。

这几天生物钟乱成狗
明天继续开正文

【盾铁】末路狂花 AU

【ALL铁友情向】末路狂花
盾铁主场…
ALL铁友情向…
全员OOC
普通世界AU
时间线拉回到近几年
当然你妮还是那个妮
不过…性转了…
时间线是从霍爹车祸后,妮妮遭遇公司中部分人的追击,在全世界奔波逃难的故事…

故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要不是这个人,自己也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不过…今天,你,输定了。

女人脸上露着点点笑意…

在她的对面,是一伙人,领头的人看不清表情

我可是托尼·斯塔克



这个脑洞早就有了,只可惜文笔不到位,一直没开,今天下定决心先来挖个坑,慢慢添!
文章结构混乱,也许是打字的胡言乱语,希望各位看官多多评价啦!
(:з」∠)_